搜索
欢迎访问北京社会工作网络电视台 [会员机构登录] [志愿者会员注册]  加关注

摄影人王博奔走公益遇车祸受重伤 望各界伸出援手
2015-06-19 10:31    来源:http://www.ngocn.net/home/news/article/id/359792     作者:NGO发展交流网

10月15日,摄影人王博于京郊筹备捐助西部师生联络点,途中遭遇车祸,深受重伤。20多年来,王博救助了无数的失学 […]

10月15日,摄影人王博于京郊筹备捐助西部师生联络点,途中遭遇车祸,深受重伤。20多年来,王博救助了无数的失学儿童和贫困高中生、代课教师,但他自己和家人却一直与清贫相伴。目前的救治费用已花掉差不多20万。希望摄影界的朋友伸出援手,帮助王博及家人度过难关。

王搏的账号:招商银行,北京中关村支行,卡号:6214850101460944,汇款时请注明汇款人姓名,用途注明治疗康复。

爱心·王博计划(西部贫困儿童助学行动)网址:http://www.westup.org/?disp=5&wb=1

凤凰卫视冷暖人心节目报道王博的专题节目:http://v.ifeng.com/documentary/society/201203/8474b685-11a6-467f-a960-69880649177d.shtml

以下内容选自那日松微博:

前几天收到王搏从上海发来的短信:“由于又要筹写《西部贫困娃娃》,我今天离开上海回甘肃。去北京大约是8月中旬。另告知你,《永不放弃希望——王搏走近代课教师》一书,在7月底面市。”

看到这条短信,忽然有一种感动——王搏,就像他的书名一样,是个“永不放弃希望”的人,不管自己遭受多少苦难,但他对摄影最真诚的理想却从没有放弃。

很久没有见到王搏了,但我知道,为了那些失学的西部儿童,那些贫困的代课教师,王搏一直都在坚持着……

从1988年到2009年,21年漫长的拍摄和行走,孤独、贫困和病痛几乎一直伴随着王搏,但他的镜头从没有“失焦”和被遮蔽。

以下是本人在2001年3月对王搏的一次访谈,文章刊登在当年的《摄影之友》杂志。

将希望坚持到底
——王搏访谈

那日松:就从你什么时候开始拍这些失学儿童谈起吧。

王搏:这种想法是从1988年就有了,这与我的亲身经历有密切的关系,我也有失学的切肤之痛。

那日松:拍这个专题的起因是什么?总会有一件打动你的事吧?

王搏:1986年,我去一个边远的山区挖草药,我们三个人在森林里走了3天,可以说是饥饿难当,终于看到一个破旧的草房,我们就进去讨点饭吃。屋里一个男人从一个烂锅片上给我们盛了一点苞谷酸菜面,我们吃的很狼狈,我发现那个男人始终不说话,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个哑巴,他的妻子也是个哑巴。而他们的孩子(一个男孩)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看着我们,原来我们把他们家仅有的一点粮食都吃了第二天早晨,小男孩的爷爷挖药材回来了,给我们讲了他们家的情况。我问小男孩上学了吗,爷爷说根本上不起学,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他非常伤心。于是我和同行的两个朋友就凑了120块钱留给他们。当时120块钱确实是个大数了,但我们不由自主地就那么做了。

很长一段时间,那个小男孩的眼神一直留在我心里,当时模模糊糊就有一种想法,用什么方法告诉更多的人来帮助那些失学的可怜的孩子。

1988年,我在旧货摊上花100块钱买了一台“启诺”相机。到1990年的时候,我就开始酝酿“用摄影帮助失学儿童”这么一个专题,当时还不太成熟。

那年冬天,我想再去看看那个小男孩,但由于不记得路而没有找到。没想到,我在沿途就看到了很多失学的孩子,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下定决心拍摄这些失学儿童的故事。

刚开始就非常艰难,这样的图片报纸都不要,没人登。为了发表这些照片,我专门去过几次兰州,也花过钱送礼请吃饭,但还是从来没有登过。后来我就想只要我自己还能挣钱,我就坚持拍下去。

那日松:你那时主要靠什么挣钱呢?

王搏:我那时已经在麦积山的旅游旺季给人家拍点照片,淡季的时候就回家干点农活,胶卷钱能挣回来了,包括上函授学院的费用。

那日松:怎么想起用这种“一对一”的资助方式?

王搏:我刚才说过我走的是一条纯民间的道路,只要我问心无愧,不犯错误就行,我并不希望人家怎么承认。我一直在想资助款的最佳落实方式,逐渐的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,就有了这种“一对一资助”。

那日松:你怎么看待你自己?你觉得你是个什么样的人?

王搏:我觉得我至少有真情实感。我有责任感,我做了一件事,哪怕不是尽善尽美,我也要努力去做。

在我的意识里也有一个反对我的人,多少次他想战胜另一个支持我的人,但始终他还是没有成功。

那日松:很多了解你的朋友都把你看做是一种精神的象征,你个人的力量能有多大?

王搏:我个人的力量再微小,我也要努力去做。对得起这些孩子,对得起那些资助者,也就对得起自己。

那日松:你并没有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什么好处?

王搏: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失学。这次回去我马上就要去麦积山,摆个小摊,卖饮料挣点钱。

那日松:在你们家乡有支持你的人吗?

王搏:没有。

那日松:为什么?

王搏:我给你讲一个故事,中央电视台有一位女记者(她资助了两个孩子)到我们家去,她在我们家住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她走的时候,我送她,她对我说:你的妻子特别善良,她非常贤惠,你的孩子也非常可爱也非常聪明,你有多好的一个家啊。但同时我又觉得你怎样才能拓展自己的生活道路。这个地方这么穷,这个地方的人都不理解你,你怎样才能从这个夹缝里走出来?

我这样回答她:这个夹缝里面可以成为有志者的天堂,从这里可以一步登天,也可以一步入地狱,就看你要上天堂还有要下地狱,我或许上不了天堂,但我也要在这个夹缝里面挣扎。她说你至少在精神上是谁也无法战胜的。我说我现在就是凭着这个精神生活,我没有其他的财富。

其实我有时也感觉到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,我也曾经下过几次决心到精神病院去看一下,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,我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。记得那次在兰州,97年冬天,我已经跑了17次兰州,可还是没有人理睬我,我当时非常失望,就烧了很多照片,我拍了那么多孩子,却得不到承认,连一个展出的资格都没有,晚上,我坐在马路边,一边烧照片,一边烤火,烧完了,我就去买了一瓶白酒,一口气喝了,然后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。那时候,我也下定了一个决心:不管多难,我也绝不会放弃。

※ 本文源自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微信公众平台

 
分享到:

运营单位:北京市丰台区中鼎社会工作事务所

版权所有:北京社会工作网络电视

京ICP备14003294号-1

网站地图  
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丰桥路三环新城社区居委会 邮编:100070

电话:010-56137815 手机:13520976522 联系人:办公室

邮箱:zhonding@126.com 网址:http://www.bjsgTV.com